首页 |  科技 |  国际 |  时事 |  文化 |  教育 |  娱乐 |  旅游 |  财经 |  综合 |  汽车 |  军事 |  体育 |  健康养生 |  社会 | 
最新新闻
· 无牌无证肇事逃逸 莒南一司机虽存侥幸但仍被拘留
· FCC提案禁美运营商用联邦资金购买华为中兴设备
· 阿里上海研发中心启用:平头哥芯片研发及云计算团队首批入驻
· 烟台市应急管理局做好新版电子证书换发工作
· 李安解读新片《双子杀手》:中国文化是我的基本
· 当庭撕毁证据材料 北京市密云一女子被司法拘留
· @滨州人,交通违法扣分可通过学习“找回来”
· 军队定向培养士官入伍办理报名时间公布,附士官待遇前景!
· 美驻爱沙尼亚大使辞职 因不满特朗普“炮轰”欧盟
· 前宇航员设计的房车,太空船?不到一万美元
推荐新闻
· 飓风过后,波多黎各仍处于断电状态
· PayPal之后又有外企将获国内支付牌照?仅完成技术认证,能否获批仍未知
· “坐在奔驰上哭”背后的经济解释
· 室内世锦赛美国单日揽五金 董斌三级跳远获第八
· 要好好呵护你爱车的第三只眼睛!
· 最痛的真人真事改编,五星给消防烈士们…
· 国家税务总局:各级税务机关加强影视行业税收征管
· 理工大里还有20人四处躲藏
· 征服“金耳朵”!天猫精灵获国际音频工程学会(AES)听音认证
· 阜兴事件波及二级市场 华闻传媒等多家公司牵连其中
相关新闻
· 埃及总统任命住房部长马德布利为新总理
· 肾精不足长白发,每天按揉浮白穴,益气养血,乌黑秀发会“回来”
· 探访北京特色实体书店——皇城根儿书店之旅
· 资管新规催化银行客户分层 私行业务成兵家必争之地
· LPL夏季赛第八周东/西部最佳选手:Rookie & Lwx
· 三天后Dior迪奥2020春夏成衣系列在上海发布大秀
· 芒果吸脂提醒,若吸脂不当会引发哪些危害?
· 小学奇葩作业“数1亿粒米带到学校” 家长崩溃
· 重温毛泽东战略思想
· 二手车电商人人车关站裁员?官方回应:谣传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 科技 >澳门风赌场·毕业二十多年后,我又一次回到西安
澳门风赌场·毕业二十多年后,我又一次回到西安
作者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3701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10 16:00:01

澳门风赌场·毕业二十多年后,我又一次回到西安

澳门风赌场,西安人的生活供热在清朝中叶以前,还依靠的是“伐薪烧炭南山中”,之后才转变为北山煤炭。

当时煤炭就堆放在一条无名小街上。后来,小街开了许多经营煤炭、盐碱、副食的店铺,从而得名“炭市街”。

▲炭市街路牌 来源:网络

炭市街对于老西安们来说,代表了日常生活中对“食”的追求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炭市街还很红火。它带给我童年的记忆虽然有着腥膻气,但也是欢腾雀跃的。

每年春节办年货买食品,大人们就要去炭市街采购。我也会跟着去。从炭市街带回的战利品有已冻成冰条的带鱼、鲜活的大鲤鱼、红嘟嘟的香肠,还有我最喜欢的金钩豆瓣酱。总之,炭市街满足了我那时对“吃”的所有想象。

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,炭市街几次变迁。街还是那条街,但是已没有当年的红火。买吃的是件很普通的事,并非炭市街都有。逐渐地,炭市街淡出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视线,只有经营餐饮业的人士继续关注着。

▲2008年,白天的炭市街 来源:西安晚报

大概是2000年前后,炭市街开始有了夜市。

彼时我已进入青年时代,东大街还是本地时尚中心,每逢周末,街上从早到晚都是人挤人。

我常常和朋友周末约在钟楼见面,从开元逛起,逛累了就在在大华饭店买个虾肉大包,再吃个辣子蒜羊血,接下来就逛骡马市。

骡马市那时还没有改造,路两边棚子挨棚子,都是各种从南方进货来的好看衣服,称得上是当年的时尚街区了。赶时髦的年轻人都来这里采购,经常能看到有人当街试穿新到港版阔腿牛仔裤。

▲2000年左右的骡马市步行街 来源:网络

当时白天的炭市街依旧是卖水产。到了晚上,水产铺子一关门,这里就忽然换了张脸孔,从东大街往进走的入口处开始,卖气球的、卖糖葫芦的蜂拥而至,炭市街里窄窄的街道瞬间变出两排卖饰品的小摊,满满当当异常拥挤。人多到你刚在一个摊位前立住脚,就会被身后的人流挤走。

不过热闹总是好事,让炭市街不寂寞,它尤其招年轻姑娘们的喜欢。

街上有打扮入时的小青年,满脸的稚气与桀骜不驯,青春逼人。如果那时有街拍,他们肯定都是占据封面的人物。

▲小寨夜市 来源:华商网

摊上卖的都是小玩意儿,发卡、钥匙扣、手套围巾、喝水杯等,属于那种花点儿小钱就能带给人快乐的“高性价比”物品,正好和腰包不鼓的年轻人相配。所以来这里的也是年轻人,他们享受着穷开心的快乐。趁此时还没有养家糊口的忧心,可以享受着单纯的青春快乐。为淘到一个可心的小饰品而欢天喜地,为一次讨价还价的胜利而成就感倍增。

我那时也是穷开心年轻大军里的一员,经常下班后与好友们在此遛腿。起初不太适应这里的鱼腥气,久而久之反倒嗅出了鱼腥背后的青春气息。

▲2008年,拆迁前的炭市街 摄影:严建设 来源:华商网

你能感受到炭市街夜市的快乐如此简单通透,一目了然,且具感染力。

恋爱中的小青年们为了买一个情侣挂件和小商贩讨价还价。买的人出了个自认为的“低价”,摊主心里欢喜却要佯装做了亏本买卖,一幅捶胸顿足的架势。

再往前走,会看到年轻女孩子们面对一大堆漂亮的头花在犯“选择困难症”。她们比较着哪朵最靓,试戴着互相询问美不美。最后与小贩又是一番“斗智”。

我们一趟一趟地逛,虽然不是每次都会掏钱,但已足以让刚毕业还囊中羞涩的自己感到快乐,就像来这儿充了一次电一样。

有一年冬天去逛炭市街夜市,寒天冻地里,小贩们穿戴得严严实实,大围巾把头脸全部包裹,只露出一双忽闪闪的眼,瞅着过往来客。

一个摆摊的年轻姑娘怀抱一只穿蓝毛衣的雪纳瑞,招来过往人们的回头率。可是人们只是多看了一眼狗狗,并无几人有意于她的货品。姑娘只能自我消遣,拿着面镜子给雪纳瑞照,还对狗发问:“你看镜子里的是谁啊?”雪纳瑞一脸憨态,无动于衷,白白的眉毛被自己呼出的气息吹得一翘一翘。

▲炭市街 来源:网络

大部分摊主不是抱着热水袋,就是把手插在毛绒卡通大手套里。只有给你拿货品时,才不情愿地露出来。你会发现这双手已皴成了红萝卜,讨价还价都有些不落忍了。

他们为生计的画面有些辛酸,然而普通人的生活大抵都如此。

张爱玲说:“我爱听市声。”我也被这活生生的、极具人间烟火气息的“市声”画面而感动。

如今的炭市街,夜市是早已没了的,就连海鲜干货,也已经集中进了大楼。街道整洁干净,再没有了腥膻气。而我也已人近中年,不再是那个在夜市小摊买一个漂亮卡子就能高兴好几天的少女。只是每次路过,都会想起那时的种种场景,甚至灯光、气味都记忆犹新,犹如藏在匣中的秘密,常常提醒我曾经青春的岁月。

    作者: 刘樱姝

国企员工

征稿启事

『美观live』公开征稿!内容须原创首发,与西安、陕西相关,有趣好玩,一经采用,会奉上丰厚稿酬。

投稿邮箱:letters@zhenguan.club

微信:meiguanlive

责任编辑:匿名 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
  • © Copyright 2018-2019 ergnow.com 西乌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